老子有钱lzyq88

  首页   |  老子有钱lzyq88   |  老子有钱娱乐lzyq88   |  老子有钱官网   |  充值渠道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老子有钱lzyq88 > 老子有钱官网 > 文章内容
边严正警告孔丘说:“不准你对别人说

  《我的朋友孔丘》,用孔子车夫兼玩伴的视角进入叙述,塑造了一个温暖而亲切的孔子,写他的幽默与善良,写他的困惑与迷茫,写他的痛苦与成长,写他的爱与欲,写他的坚持与表达。作者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是:涉及重大事件,严格遵循《史记》;借助《论语》,界定孔子的精神内核;由《孔子家语》,把握他基本的人生脉络。而在细节处理上,则大胆地展开想象与虚构,用平稳又鲜活的文字,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形象再造。

  孟何忌和南宫敬叔出现在院子里。孟何忌与孔丘站了个对面,半天无话。突然,孟何忌对孔丘一揖及地,孔丘慌忙还礼,困惑霎时闪过眼角。南宫随后也给孔丘行礼,孔丘还礼如仪。

  孟何忌终于开口说:“我成你弟子了,这回你高兴了吧?”孔丘淡淡地应答说:“是啊。”南宫敬叔说:“兄长,就这样吧,咱们回?”孟何忌哼了一声,边往门外走,边严正警告孔丘说:“不准你对别人说,我来跟你拜师了。以后,南宫爱来不来,我是不会来跟你上课的。”

  孟何忌来拜师,是他老爹孟孙里逼迫的结果。作为鲁国三大豪门之一,让自己的嫡长子拜下级士人孔丘为师,此举有些离经叛道。按街头闲人的说法,孟孙里这么做,是因为受了强刺激。上一年,他陪同国君姬稠去楚国,因为不懂礼仪,被楚人大大耻笑了一番。回到鲁国,孟孙里大病一场,堪堪命悬一线。偶尔清醒时,他下令孟何忌和南宫敬叔去拜孔丘为师,学习礼仪。

  袁克文的才情不输柳永,据说,他6岁识字、7岁读史、10岁能文、15岁作诗,有“天才少年”的名头。

  孟何忌强烈反对,他说,一个放羊的,能有什么学问?虽然他现在不放羊了,可是你仔细闻闻,他手指丫肯定还有羊尿骚味。但是,孟孙里下了重话,如果孟何忌不同意拜孔丘为师,他就要禀明国君,剥夺孟何忌的继承权。

  一个月后,孟孙里的病却慢慢好起来。当然,他还没意识到,他的决定,开启了私人教育的大门。这之前,宋国和郑国也有儒士私下教学,但都局限在亲族范围,像铁匠和木匠一样,一个师傅带三两徒弟。而孔丘受孟孙里启发,要创办的却是大规模的学园。

  孔丘动员来的第一个学生是颜繇。孔丘对他说,回家问你爹娘,如果到我这儿来就读,能拿得起多少学费。第二天,颜繇拎来了十条肉干,说,就这些了。孔丘说,行,就以这个为标准,每人每年只收十条肉干,不拘大小。

  转眼冬天就要过去了,孔丘的弟子,只增点了曾点和伯牛两个人。年关过后,孔丘找南宫和我研究。南宫说,关键是你得有名声。孔丘说:“怎么样才能有名声呢?”南宫说:“听说过李聃吗?”孔丘说:“李聃,听说过,周的大哲嘛。”南宫说:“对,你得去周找李聃问礼。之后,人们口口相传,他的名声就沾到你身上了。”

  按南宫的计划,我们本应在晋国一个边境小城磁涧夜宿,第二天再从容入周。可孔丘和我心急火燎,软硬兼施,到底说服了南宫,在日落时分驰入周王城洛邑。

  街道两侧,房屋树木黑魃魃一片,连周天子王宫内,也是灯火稀疏,全无想象中的流光溢彩与歌舞升平。路面坑洼不平,垃圾连片,满街臭气熏天,想来是排水沟久已淤塞。周王室摆在脸面上的衰微和破败,令孔丘和南宫相对嘘唏不已。王宫左近,有一座独门院落,就是周王藏书室。南宫说,等到明天,咱们再到这儿来拜访李先生。

  但我发现,藏书室院门半掩半开,于是好奇心顿起,提议先进去探看一下。庭院宽敞,树木幽深,我信步游走,南宫突然拉住我:“小心。”脚前不足五步,有个黑洞,是一口井。我探身打量,是口斜井,还有窄窄的台阶蜿蜒而下。我说,正好渴了,下去找点水喝吧。井内漆黑一团,似乎深不见底。突然,从黑暗深处,传来一声冷森森的长问:“谁?”

  我脚一软,差点顺台阶滚下去,大叫:“鬼啊!”返身往井上攀爬。片刻后,大白月亮下,有位老者,一身素麻白衣,从漆黑的井口缓缓浮上来,他白发白须,我看他应该改名叫老子。他的声音,也如棉花般细软和蔼,他问:“是孔丘到了吗?”

  孔丘和南宫又吃了一惊,面面相觑,不敢作答。老者说,孟孙里加派的一名健马使者,十天前就来报信了。孔丘问:“莫非,您就是李先生?”老者手拢胡须,微微点头。孔丘迟疑着问:“黑灯瞎火的,您在井里做什么?”李聃说:“我在坐井观天。”南宫问:“为什么要坐井观天呢?”李聃扬起头说:“天穹浩渺,观察起来可不容易。我先留意井口这一片天的变化,然后再向四围推衍,这样,周天的斗转星移,就全都了然于胸了。”

  孔丘对天象不在行,他试探着问:“近期,有什么异象吗?”李聃说:“很快,就会有一次天狗食日。”孔丘问:“莫非有什么征兆?”李聃轻笑道:“你说,风雨雷电,霜雪冰雹,各有什么征兆?”孔丘语塞,李聃说:“天狗食日也一样,不过是自然的顺时变化而已。”孔丘问:“如果只是自然的顺时变化,观察它又有何益?”李聃盯着孔丘说:“年轻人,你需要多看天,能去除你的功利心。在自然的眼里,你我算什么?不过是刍狗蝼蚁而已。你还真指望自然会专门给刍狗蝼蚁什么征兆吗?”

  所谓“留学生”,仍然留在我国学习的学生。“还学生”则在遣唐使回国时一起回国。后来,“留学生”这个词便被一直沿用了下来,凡留居外国学习的学生,都称“留学生”。

  孔丘还想再说什么,李聃轻轻一摆袍袖说:“我知道,你是来问礼,不是来问道的。”说罢,挥挥手,飘然直入井口,好像把我们扔在了梦里。

  之后,连续三天,在哪儿都找不到李聃。最后,南宫通过周王庶子王子朝的门路,才打听到了准确的消息,李聃一直在周王宫后院监工。周王宫后院,看起来像个大工场,正铺排着热火朝天的劳作场面。一座高炉立于空地中央,十分引人注目。四周散放几座青铜大鼎,残肢断腿,东倒西歪。是我最先发现的李聃,他混在一群劳工中间,光着上身,正骑在一座大鼎上,挥汗如雨地锯着一条方形粗腿。

  眼前的这个李聃,与坐井观天那晚判若两人。只见他皮肤赤红,胸臂肌肉块块隆起,仙风道骨荡然无存。

  南宫问:“那些,不是夏商流传下来的九鼎吗?”李聃说:“年轻人,有见识,对,那正是九鼎。”孔丘起身,重新打量大鼎,问:“为什么要锯开呢?”李聃一指高炉说:“化鼎铸钱啊。”南宫说:“铸钱?铸什么钱?”李聃说:“楚国蚁鼻钱,齐国刀币,哪个买粮多,就铸哪个。”南宫说:“这不是强盗行为吗?”李聃说:“你别忘了,周王是天下共主,他想铸哪国的钱,就可以铸哪国的钱。”

  孔丘关心的,则是鼎,他问道:“九鼎是国家的重器,怎么可以这样化掉呢?”李聃说:“周王室强大的时候,九鼎是重器,现在周王室衰弱了,九鼎就变成了祸患。”

  李聃解释道,若干年前,楚庄王曾一路烧杀逼近洛邑近郊,派武将询问九鼎的重量。问鼎,其实是想抢鼎。李聃给周天子出的主意,派使者告诉楚王,当初,武王灭商,把九鼎从朝歌搬出来时,每只鼎都需要九万人。那么,九只鼎,就至少需要八十一万。一路上,还要有兵士护卫,还要有人运送粮草被服,还要有人搭桥修路。你算算吧,倾楚举国之力,也未必能完成。楚王这才断了问鼎的念头,悻悻而去。

  陈先生08年中申请成为北京移动的TD友好用户,他向腾讯科技出示的查询短信显示,自己TD手机帐户上的余额还有3788元,因此通过朋友得知可以将这些余额兑换成充值卡之后,立即赶往某手机网站进行办理。

  李聃说:“楚国去了,还有齐国,齐国去了,还有秦国。这九鼎,早晚是祸胎,还不如早早化掉,以免无谓的流血争战。”孔丘说:“可是,失掉了重器,周王室还有机会重振王权吗?”李聃说:“为什么一定要重振王权?小国寡民,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,有什么不好?”


↑返回顶部 | 关闭窗口